教学成果
教师风采|何依工:腹有诗书气自华
2018-11-28 09:32   审核人:

来美景惹人游?

旧唐风古韵幽。

笔难描真气概,

师尊垂范写春秋。

『唐诗教授 内外兼修』

高领毛衣、工装裤、斜背包;跳芭蕾、踢足球、善游泳。他谈吐儒雅,特立独行,浑身散发着迷人的气息。谈起唐诗宋词,他出口成章、语妙天下,字字圆满轻盈,余韵悠长。他就是西安外事学院人文艺术学院中文系带头人——何依工教授。

说何老师内外兼修,是因为他不仅做得一手好诗,平仄合韵,风骨俊逸;而且永远身姿挺拔,衣品绝佳,与他独特的气质相得益彰。何老师沉迷于诗词研究的绝美意境,有着对上一辈学术氛围的眷恋,对文化传承的执念,而且熟谙西方文论尤其是詹姆逊的马克思主义文论。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书斋中度过,他的课,听来从不空洞,满满的全是经年累月的学术积累。

『诗情满怀 师恩难忘』

问起何老师与唐诗的渊源,他认真之余不乏幽默风趣的回忆道:“说起唐朝诗歌,灿若群星,不过大家最为熟悉的可能就是李白。对于年轻时的我来说,李白当然是绝对至高无上的。我16岁时第一次尝试喝酒,就是因为李白的《将进酒》。他是大才子,个性自由奔放,心里头羡慕李白可以说‘人生在世不如意,明朝散发弄扁舟’,而我一辈子都不敢这样说。随着阅历的增加,我开始能够理解、热爱、景仰杜甫,体会到杜甫他有着深切爱人的圣人精神。”

他坚持研究唐诗,最要感谢恩师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高海夫先生。他敬佩导师有古君子般威武不屈、富贵不淫、贫贱不移的骨气,导师的精神品格也潜移默化、春风化雨地影响着他。与何老师谈话间,虽然只是草草几句,但字里行间都能听出他对导师的感恩与怀念之情。

『洗尽铅华 归于平凡』

‘着意与人远而终不能远,不求与人同而不得不同’。何教授在采访中多次提到这句他对自己的反省和总结。“一开始我只是单纯地喜欢诗歌,后来由兴趣慢慢发展成可以为我谋生的职业,现在,我则以为这种职业好像又成了自己修行悟道的手段或途径。从《开坛》到《唐诗风云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我、关注我。记得有一次在汉唐书城看书,一个约5岁的小男孩冲到我的面前,直呼‘何依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掉头扬长而去了。我诧异的同时又有些许失望地想:节目确实给我本人带来了关注度,但是并没有有效助推诗词文化的进步,也没有让更多志同道合之人自然汇集。后来,我开始投身做公益,得到了很多认可与支持,也有越来越多的高人与我一同切磋诗词。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断受到普通人的激励和鼓舞。有一次在陕西省图书馆的唐诗讲座中,偶遇一位3岁的孩子,跟妈妈来,居然奶声奶气、口齿清晰地给我背《琵琶行》,我大为感动。诗词这种看似“小众化”的需求依旧旺盛,它仍然在浸润陶冶着中国人的心灵、品性和美感。正是社会民众这种内在的需要,才激励我一直对唐诗的研究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不敢懈怠。”

何老师的学术研究,就我这样的外行人看来,可谓跨度超级之大——从古典到现代,从东方到西方,从诗词到西方马克思主义,老师都能畅游其中,乐趣无穷。虽然我钦佩之至,何老师却说,他一直在反省并提醒自己,不要故作高深,不要卖弄才学,要深入浅出,要讲大家都能听懂的话。“诗就在生活中,你不必刻意地矫揉造作”何老师如是说。“放下身段,唐诗也可以好玩”,仿佛是意犹未尽,何老师又不无淘气地补充了一句。

『教学相长 平等共进』

谈到教学以及学生的相处,何教授说:“我一直反对传统的一言堂,课堂其实是一个公共的空间,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他们都是绝对平等的,老师没有特别的权威和优势。尤其面对现在90后,00后的学生,他们思想前卫,思维活跃,教师要给予充分的空间让学生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意见。我要求自己一定要努力做到包容,倾听、容纳学生的意见,一定不要用自己年龄、知识、或者学校那个三尺讲台赋予我的某种象征性的地位去压制学生。教师要从心里头树立一个师生绝对平等的一个信念,一定要爱护学生,要允许学生成长,允许学生有听不进去话的时候,重要的是要教导学生做一个有信念、有理想、有道德、正直诚实、不阿谀奉承、可以独立思考、敢于创新,而且关心别人的人。也应该做到像韩愈那样敢于承认弟子不必不如师。教师同时也需要终身学习,绝不能固步自封。”

『与之为邻 如沐春风』

人文艺术学院副院长刘山河:“魏晋风度、唐宋诗篇、谦谦君子、诲人不倦”,何老师不管是修身、治学、育人都堪为我们青年教师的楷模。最难得的是他用当今社会最前沿的传播手段来传播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大家可以去喜马拉雅APP搜索何老师的节目),努力践行传统文化的“守正创新”。更是值得我们学院的师生特别是青年教师去学习。

人文艺术学院中文系主任陈小青:在我的眼里,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一谈到何老师,都会竖起大拇指。他有着“深不可测”的文化底蕴。他谈起传统文化,唐诗宋词,都能把这些说得很透彻、很有魅力。这可能是他几十年来研读的一种文化积累。何老师能有这么大的魅力,他实际上是把唐诗宋词当成是一种生命,与他人分享,而不仅仅是站在这个讲台上,完成了一门课堂,他一定是有很多东西是能与任何人沟通的。或许你对唐诗宋词不是很了解,但听上他的一堂课之后,他就会有一种能力,把诗里面的意境传递给你,我就会感到一种心灵相通的感觉。所以我觉得很多词都不足以来形容他,因为这些词,都贯穿在他站在讲台上,每一分每一秒的过程当中。

人文艺术学院汉语言文学1604班学生安艳霞:在我们学生圈里,何老师有个绰号,叫"何三岁",每次上课一讲到好玩儿的东西就停不下来的手舞足蹈,完全没有任何教授的包袱和架子,总能和学生们打成一片。他会用"老子明天不上班"来解释"明朝散发弄扁舟"PPT上的表情包更是层出不穷。课堂上的他是“好玩”的,而课下,作为一个学者,他有着独一份的严谨,每一次上课都会填充新的理念进去,把最新的研究传达给学生。还值得一提的是,何老师是个特别讲究的人,也许是从小学习芭蕾舞的原因。印象最深的是,去年一次遇到何老师去做讲座,一身银灰色的风衣,内搭淡粉色的衬衫,脚踩锃亮的尖头双色拼接小皮鞋,那叫一个年轻、一个潮,压根看不出来是一个60多岁的老教授。博学的、严谨的、可爱的、好玩的、认真的、讲究的等种种,皆其所象!这就是我们心中的何老师。

关闭窗口